推薦閱讀
八項規定 改變中國

十九大報告指出,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一個政黨,一個政權,其前途命運取決于人心向背。人民群眾反對什么、痛恨什么,我們就要堅決防范和糾正什么。(來源:12月8日,新華社) 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堅定不移全面從嚴治黨,全黨理想信念更加堅定、黨性更加堅強,黨和國家的各項事業發展有了更加堅強政治保證。但黨面臨執政環境的復雜性和復雜性,黨內的思想、組織和作風不純等突出問題。實踐證明,管黨治黨,關系黨國家民族前途命運,必須下更大決心、勇氣、氣力抓緊抓好。 5年前,《八項規定》出臺,全面從嚴治黨由此“破題”,開啟了一場正風肅紀、激濁揚清、刷新吏治的作風之變。5年后,當初僅僅600余字之規定,卻扭轉著時代風氣的深刻變化,使黨風政風煥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強大的威懾力,依然是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手段,只憑這一點,它已遠超當初許眾人預期;而且,當時認為公款吃喝等中國官場的“老大難”問題,竟然出現如此顯著改善。 作風建設,成績斐然。5年來,黨中央以身作則,率先垂范,身體力行,把八項規定作為作風建設切入點,把全面從嚴治黨為突破口,緊盯重要節點,從件件具體問題抓起,堅決杜絕“節日腐敗”。截至今年10月,全國累查處超19.32萬起,處理超26.3人,黨政紀處分超14.5萬人,真是累累碩果,成績卓著,體現了黨中央全面從嚴治黨和狠抓作風建設的堅定決心與毅力。 這5年來,具體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風建設滿意“答卷”。一開始就堅持問題導向,從具體的、細小的問題抓,從月餅、粽子等“小事小節”入手,狠剎“四風”。截至今年10月,全國查處違規公款吃喝等三類突出問題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僅占3.5%。顯然看出,違紀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減少,這更足以證明:八項規定,改變中國。 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創新監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聯網、新媒體和新技術,大大拓寬監督渠道,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形成群眾監督的濃厚氛圍;“八項規定”修改實施細則,著重對改進調查研究等方面內容,作了全面規范、細化和完善;中紀委推出八項規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氣,換新天。十八大以來,中央十二輪巡視和各級巡視巡察均把作為重要監督內容和監督手段逐漸固化為制度,構筑成反腐“天羅地網”,讓隱變“四風”無處藏身。 八項規定,改變中國。只有將八項規定深入人心,徹底轉變工作作風,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針政策落到實處,才能不斷推動黨的事業前進,得到群眾的擁護,中國的明天才會希望。才能讓百姓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變化,不斷深入人心,人民滿意,世界關注,“八項規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國大地,讓中國政治生態煥然一新。

更多互聯網+
九龍坡融入“成渝雙城記” 加快...

中國網5月27日訊 但借春風扶成渝。新年初始,隨著黨中央、國務院確定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戰略,重慶市九龍坡緊抓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兩中心兩地”建設和加快推進主城都市區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建設 > 正文

私人中介抽取志愿者近半補貼 武漢一隔離點勞務糾紛引關注

日期: 2020-03-02 13:15:03    來源: 財新網   
分享到:

  【財新網】(記者 苑蘇文)身穿白色隔離服、頭戴護目鏡和橙色口罩、手上套著藍色橡膠手套,腳上套著黑塑料袋,武漢市民顧成(化名)于2月23日下午在社交平臺發出自己和同事全副武裝的照片。他說,他們在隔離點幫人消毒,卻發現“黑中介”抽走了每日近半的勞務補貼。

  “根本不是錢的問題,但是錢也不能給黑心的人,不做實事的人給賺去了。”顧成說,自己志愿到一線幫忙,即使不給錢都可以,但最近心情復雜,因為他發現國資背景的人力資源公司外包給中介的每日成本是750元,而他被招募來,冒著生命危險工作,每日只獲400元補貼。

  上述消息發出后迅速引發關注。財新記者獲悉,事情是由當地人力資源公司將勞務外包給私人中介引發。財新記者多次聯系涉事人力資源公司和招募顧成的中介,截至發稿未獲答復。武漢市青山區防疫指揮部、紀委監委已核實相關情況,并表示將進行整改。青山區委宣傳部工作人員表示此事屬實,反映的問題已經解決。

  新冠疫情仍持續,武漢不斷增加隔離點和人力需求,并發動熱心市民參與服務。在2月23日,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出通告,專項招募志愿者為封閉小區的居民提供食品藥品代購、代送等服務。在“學習強國”APP上,一小時內報名者過萬。

  顧成也有同樣的熱情。他的父親因職業原因,早已投身一線抗疫,他稱自己也想為武漢做點什么。2月11日,武漢尚未公開大規模招募志愿者,顧成通過在線招聘網站BOSS直聘搜索,找到一份到隔離點殺毒的工作。他發出的照片顯示拍攝日期分別是2月19、21、22日,地點則是八吉鑫府小區。顧成說,手機自動生成的定位略有差錯,他實際上在這個小區步行150米處的北湖名居小區工作。

  北湖名居小區位于武漢市青山區白玉山,是一處公共租賃房建設項目,已經建設裝修完畢,尚未完全投入使用。2月2日,武漢市要求對四類人員分類集中收治和隔離,北湖名居小區未啟用的幾棟樓逐步被征用,成為武漢第九醫院白玉山隔離點。

  2月11日,在BOSS直聘上,顧成聯系上一位姓秦的招工中介后,報名參加上述隔離點內場的保潔消毒工作。當天下午,中介派車把他接到隔離點附近的宿舍,第二天即開始工作。顧成回憶,當時北湖名居小區剛開放了三棟樓,每棟有270個隔離房間,每棟樓配備12人,共30余名工人負責這些房間內的消殺工作,每天約工作8小時。“將來要開放七棟樓,要總共進七八十人來消毒”。

  工作了一天后,顧成在微信上詢問秦姓中介工資事宜,對方表示每天400元、每半個月發一次,并轉來300元預付款。2月21日,他在支付寶上收到了2100元。顧成得知,這筆錢加上預付款,是他從2月12-17日共6天的工資,總共2400元。

  顧成說,工作十多天來,他一直和秦姓中介私人聯系,沒有與用人單位簽署勞務合同,也沒有辦任何保險。他提到,有多位志愿加入一線工作的武漢市民都染上了新冠病毒,有的已故或者殘疾。“但是中介沒有和我們提過,要是發生感染,下一步該怎么辦。”

  顧成說,隔離點用的防護物資,基本是各個企業捐贈的。由于他們是志愿參與,還有公司給他們捐了羽絨服、水果、牛奶等,一家叫“大米先生”的企業為他們捐贈早餐。

  在顧成所在的志愿者微信群里,有一人的群名片是“國創王總”,顧成稱這是真正管理他們的上級部門。最近一份《情況說明》流傳了出來,落款和抬頭顯示,這是武漢青山區國創人力資源有限公司(下稱青山國創)向武漢長江現代物業有限公司(下稱長江物業)請款的文件。其上記載,根據前期雙方約定薪酬,內部保潔消毒人員750元/人/天,外部保潔消毒人員700元/人/天。項目從2月7日開始截至到2月17日,有效考勤為內場工作人員168/人次,外場工作人員321人次,合計勞務費用總額為35.07萬元。

  根據工商資料,青山國創成立于2019年11月28日,暫未公布電話。其為國資控股,兩名股東分別是國企武漢市青山國有資本投資運營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持股51%,以及湖北中青正合人力資源服務有限公司,持股49%。長江物業成立于2000年12月19日,也是武漢市國有企業。

  每人每天請款750元,但包括顧成在內的多名內場消毒工作人員證實,他們每天實際到手只有400元,剩下的350元去了哪里?2月23日下午,顧成在微博上質疑“有人發國難財”。幾個小時后,他被領導叫去開會。顧成說,經過領導的解釋,他知道自己遭遇了“黑中介”,青山區疫情防控指揮部、區紀委監委也找他核實情況。

  為了招募在隔離點工作的工人,青山國創與多名私人中介簽署了勞務派遣合同。顧成看到了其中部分內容,并拍照留存。財新記者看到,這份勞務派遣合同的甲方是青山國創,乙方是個人蕭某某。

  合同記載,蕭某某自2月8日起共向青山國創提供8名勞務人員于青山北湖名居社區進行殺毒工作,其中內場(內部保潔消毒人員)每天3人,每人每天費用750元,外場每天5人,每人每天費用700元。根據合同,費用由青山國創直接打給個人中介,中介不分內外場,每人每天從中扣取350元,剩余的內場400元和外場350元才是下發給工人的補貼。

  對于內場人員,除去400元/人/日的補貼,合同中模糊地記載了中介的350元成本費用的去向,包括:渠道招聘成本100-150元/人/日;人員接送費用均攤成本50元/人/日(7-15號的時候帶車司機市場價格1000-1500/臺/天);駐場工均攤成本50元/人/日;58同城、BOSS直聘、兼職貓等招聘平臺成本30元/人/日;稅費45元/人/日。

  實際上,當顧成把自己所懷疑被克扣補貼的事公布后,也有承包經驗的網友指出,在勞務派遣項目中,工資的實際發放應當根據承包方與發包方的合同,以及勞動者與人力資源公司的合同約定來確定。中介在中間運營通暢也需要成本,不能簡單地認定被克扣。

  顧成也承認人力資源公司為工人們花費了成本,但癥結在于他沒有簽訂合同,以及勞務派遣過程不夠透明化。

  “這都是賑災的錢。”顧成說,花去一半給中介不值得,中介也未給他這種招募來的熱心市民提供更多保障。“我們冒著生命危險工作不是為了錢,黑心中介和我們面都沒見過,也沒提任何保險措施,我是為所有志愿者及醫護人員打抱不平。”他說,他已經建議青山區疫情防控指揮部公開募集志愿者,將過程透明化。“領導及指揮部非常關心我反應的問題,說會和我們簽訂正式合同,保障我們的權益,并且已經報警抓黑心中介了。”

  通過微信和BOSS直聘,財新記者試圖聯系招聘顧成的秦姓中介,但對方均無應答。2月24日,財新記者聯系青山區委宣傳部,工作人員稱此事屬實,舉報的問題已經解決。

  由于在隔離區內工作,顧成每天下班后在宿舍隔離,短期內無法回家。他說,經過這次中介風波,雖然情緒有所波動,但是仍然要堅持上班。“我們都是為確診的還有病情的比較嚴重的病人工作,清理他們的廢棄物,消殺他們的房間。如果我們罷工,那邊(隔離點)就要死人,我們不是為了錢。”他要求匿名接受采訪,以免影響工作,“我只是不想有人發國難財”。

  此文限時免費閱讀。感謝熱心讀者訂閱財新通,支持新聞人一線探求真相!成為財新通會員,暢讀財新網

  更多報道詳見:【專題】新冠肺炎防疫全紀錄(實時更新中)

广州十一选五走势图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股票配资推荐·信任杨方配资 王中王一马中特 一元熊猫麻将群 河内5分彩后三直选 2013年长线股票推荐 股票杠杆配置 广西南宁老友麻将 江苏快三开奖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 腾讯分分彩杀一码公式 分分彩计划软件 手机版 体彩p3图谜总 pk10大发开奖网站 盘中股票推荐 码可以组什么词吗在前
更多文藝
更多三農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股票配资推荐·信任杨方配资 王中王一马中特 一元熊猫麻将群 河内5分彩后三直选 2013年长线股票推荐 股票杠杆配置 广西南宁老友麻将 江苏快三开奖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 腾讯分分彩杀一码公式 分分彩计划软件 手机版 体彩p3图谜总 pk10大发开奖网站 盘中股票推荐 码可以组什么词吗在前